老炭翁拆迁记(八)

2020-07-02分享


老炭翁读书廿年不足,混吃饭;教书卅年不足,混饭吃;农耕五十年有余,梦见袁院士,袁院士的名字真好,隆平,突出又平安...《老炭翁拆迁记(八)

老炭翁读书廿年不足,混吃饭;教书卅年不足,混饭吃;农耕五十年有余,梦见袁院士,袁院士的名字真好,隆平,突出又平安平凡。看来袁院士应该是非常感谢他的父母给了他一个好名字,取得了杂交水稻幼种技术的成功,享誉全球。于是老炭翁又感到自己大大的不足,不足之余就骂自己混的只有饭。

而今老炭翁已老,较年青时更是充耳不闻是半聋;视而不见是半瞎;欲说还休是半哑。

三不足加三半,老炭翁还骂自己是混蛋,混饭加混蛋。

混饭又混蛋,骂得真好!老炭翁竟然情不自禁地赞叹和欣赏自己“人不贵而有自知之明”。

己不贵,妻不荣,子又不肖;况又百无一用,身无长技,才艺不足以愉人耳目;加之朝内无人,狗中缺友,狐里没朋,茕茕孑立,相吊如影随形,于是老炭翁遇事都奉行“难得糊涂”和“吃亏是福”的信条。

就拿这拆迁的事来说吧。老炭翁心想这是国家建设,自己享受了国家一份退休金,就连《拆迁协议》中“拆一返一”精神都没吃透就错错糊糊地签了字,结果少分了地皮,上下左右都说老炭翁吃了亏。

吃亏真的是福吗?非也。如果多60O地皮,老炭翁可以给女婿丙间,儿子两间。女婿无房无车,不可怜女婿也得替女儿想一想嘛。而今政府明令盖五层,倘若老炭翁只要两间,卖掉两间,盖五层也不用发悉缺钱了。

难怪那个贾镇长骂老炭翁是“农猩子”,真是猩到家了!(“猩”:本地方言,意即“傻”。)

别人骂老炭翁,老炭翁只好骂郑板桥。你这个八怪!仗着自己当过县长,又会书画,写下两句八个字的鬼话来骗人骗钱!骗了当世骗后世,又让后世人用来骗人骗钱。你画的画,别人少给予一个子儿也不行,太没良心。你应该下下下辈子投胎也还是当八怪。

说到郑板桥,老炭翁又想到徐悲鸿,徐悲鸿画过一幅画,画的是一磁狮子,一头飞跃奔跑的狮子。画题是:《睡着的狮子醒了》!

说到狮子,老炭翁又想起爷爷暮年常说的“石狮子能睡不能行”,当地的方言,“睡”与“说”同音,所以老炭翁怀疑爷爷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“能说不能行”。可怜的老炭翁爷爷,可怜的老炭翁爷爷的爷爷,那个年代做孙子的老炭翁只为稻菽谋还愁食不果腹,老炭翁的爷爷即使想说也不能说,说出来做孙子的也心无去听。老炭翁爷爷真可怜,老炭翁爷爷的爷爷真可怜!

老炭翁不是狮子,是农猩子,而且是个衰老的半睡半醒的农猩子。睡醒了不能咬人也不会咬人,谁会怕谁会可怜?

于是老炭翁写下一这《老炭翁拆迁记》之八,一是缅怀自己的爷爷;二是向女婿女儿道个歉,向他(她)们作个检讨;三是骂老炭翁是农猩子的贾镇长患癌症死了,向他讨个公道已经不行了,老炭翁心想自己应不应当讨个公道?向谁讨公道?

谁能主持公道?谁会主持公道?十分万分诚恳地向内行的人求教讨教。


Tag:老炭 , 拆迁

上一篇:蝶,人生
下一篇:悯学生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