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回爱的声道

2020-06-28分享


在某个并不知名的小县城里,住着沙爸爸沙妈妈和他们的两个女儿。沙爸爸和沙妈妈在本县的第二中学任教,一个教语文,一...《寻回爱的声道

在某个并不知名的小县城里,住着沙爸爸沙妈妈和他们的两个女儿。沙爸爸和沙妈妈在本县的第二中学任教,一个教语文,一个教数学。大女儿沙海拉,在北方某大学读大二。二女儿沙海贝,在本县的第一中学读高一。

自从二女儿海贝上了高中开始住校之后,这家里可就冷清得多了。

别看沙妈妈是数学教学一线的铁娘子,可骨子里还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。想想两个女儿在家时,一个活泼,一个机灵,全家人在一起总是欢声笑语不断。可现在,整天面对沙爸爸沉默的老鼻子老脸,这日子怎么过怎么觉得变了滋味儿。

沙爸爸是教语文的,别看他在自己的课上洋洋洒洒侃侃而谈,在家里却是看看报纸读读书,安静得很。以前两个女儿总是缠着他问东问西,他的话还多一点,现在可好,像是跟沙妈妈没有共同语言似的,难得不是问一句答一句,好生尴尬。

重又回到了二人世界,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,却没了初时的炽热情感。这或许就是岁月的沉淀吧,爱情、亲情已经融到了骨子里,契合到了生活里,却不再轻易地拿出来示人。然而,爱终究是需要作为声音发出来的,即使是再默契的生活,失了爱的声道,无言以对,谁又能清楚在对方的眼里,是只有生活还是也容了自己?

沙爸爸和沙妈妈是一对很传统的夫妻,自从结婚有了孩子,两个人就像避嫌似的,从没在人前手牵过手。沙妈妈清清楚楚的记得,那是2005年的春晚,郭达和蔡明的小品《日子》让自己的心着实颤动了一下。婚姻果真是导体吗?当两个贴心的女儿拉过爸爸妈妈的手让它们紧紧地握在一起时,沙妈妈的心却没有像初恋时怦怦直跳,甚至是没了甜蜜的感觉。她疑惑了,难道真的是岁月无情,两个人 “没电了”吗?

现在,沙妈妈愈发的有危机感,她决定去拜访德高望重的何大姐。

“孩子们最终都是要出去闯荡,去成自己的家立自己的业。最后相守终老的还得是你和老沙。这生活在,话题就应该不断。以前,孩子们是你们的话题中心,总是围着两个孩子转。现在,孩子不在身边了,你们俩也不能空着。你比我知道,老沙也不是那么木讷的人,你也是,不要什么话都憋在心里,多和老沙说说,交流交流。这日子久了,你俩习惯了,也就好了。”

何大姐的话萦绕在沙妈妈的心头,她细细的品味着。

下班后,沙妈妈破天荒的到沙爸爸的办公室叫他一块回家。在场的同事逗他俩:都老夫老妻了,咋还这么甜蜜?沙爸爸的脸红得厉害,沙妈妈的心虽然有些怵得慌,却还是很镇定。然后他俩就在大家的笑声中走了出去。

一出门,沙爸爸就急急地问:“怎么回事啊?”要知道,这沙爸爸和沙妈妈虽然在同一所学校,学校和家只隔着一条街,他俩都是走着上下班却为了不引人注意总是一早一晚、一前一后。像今天这个情况还真是有点破天荒,也难怪沙爸爸宓幕拧

沙妈妈总还是一个会撒娇的女人,她不做声的挽起了沙爸爸的胳膊。沙爸爸想抽出胳膊,还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,压低了声音说:“干啥呀,让人家笑话。快快快,松开。”沙妈妈一脸甜蜜的固执,沙爸爸竟然又脸红了,羞答答的笑了,也不再说什么,任由沙妈妈挽着。路上遇到几个下学的学生,一个个乐呵呵的故意大声喊过他们,然后一溜烟跑了,并不打扰他们。沙爸爸和沙妈妈微微的笑着,像是散步似的向离家不远处的市场走去。这要在以往啊,买菜总是一个人的事儿,不是他去就是她去。

市场入口处卖青菜的大娘是个老熟人了,她笑呵呵的说:“呦,一块来买菜啦!两口子可真恩爱呀!”沙爸爸和沙妈妈还是有些不自然,但是心里甜着呢。

回到家,沙爸爸破天荒的没一头扎进书房里,而是进到厨房里和夫人一块做饭,虽然笨手笨脚,但是摘个菜什么的打打下手还是能胜任的,顺便,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。聊的内容,无所谓了,反正意思是明了了:日子咱俩过,不能无声下去。

夜深了,沙妈妈躺在沙爸爸的怀里,暖暖的睡去。沙爸爸还醒着,他在回忆今天发生的事,像是又拾回了初结婚时的感觉,久违了的甜蜜蜜。夫人睡前的那句“老沙,那个,那个,你还爱我吗?”,沙爸爸想想就脸红心跳,在心里嗔道:“姑娘都大了,还问我这个问题,真拿她没办法。”

“明天早上,对,明天早上我就回答她,唉,还真是不好意思呢。”沙爸爸也甜甜的睡了。

爱,总是要表达的,无论多少年轮转过,只要你们在一起,就让清楚地让对方知道“你爱他”或“你爱她”。


Tag:寻回 , 声道

下一篇:一包麻叶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