梧桐花开……

2020-06-13分享


暖暖的阳光尽情挥洒,微微的春风在唱歌,窗前那颗梧桐树醉在这四月芳菲天,满树喇叭状的淡紫花儿相拥相抱,素雅而不妖艳...《梧桐花开……

暖暖的阳光尽情挥洒,微微的春风在唱歌,窗前那颗梧桐树醉在这四月芳菲天,满树喇叭状的淡紫花儿相拥相抱,素雅而不妖艳,清香而不浓郁。我站立窗前,静静地欣赏着,一朵花儿从众姐妹中脱颖而出,在空中飞舞,自在自乐,我的记忆也在此刻奔向那快乐的地方。

在那个美丽的地方,悠悠的白云飘浮在蓝蓝的天空,绿油油的麦田一望无际;那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,一群小女孩聚集在一棵大大的梧桐树下,天真烂漫的脸上洋溢着甜甜的幸福

这颗梧桐树在我老屋的门前,半人多粗,从我记事时就有。每当梧桐花刚开的时候,那一朵朵粉紫粉紫的花朵,就像一个个小喇叭簇拥在一起,好看极了。一群小女孩站在树下,纯真的眼神充满了渴望,望着那高而不及的花儿,痴痴地等着花儿的眷顾,当有那么一两朵经不住风儿的诱惑,翩舞而落时,她们就争先恐后地奔过去;当有人先捡拾起时,那自豪喜悦就像是比考试得了一百分还高兴,其他人那种悻悻地感觉一闪而过,就凑上前头挨着头把拾花者围了个严实,你轻轻地伸出手指摸一下,她微微地把头靠近闻一下,啊,真香!这个时候,奶奶就和其他奶奶坐在旁边,边说话边看我们玩。对于那相拥在一起的一大把梧桐花,我极其羡慕想得到。于是,我呆呆地望着树上的花朵对奶奶说:“奶奶,树上的花儿真好看,那一大把最好看了!”有奶奶对我奶说:“这丫头,真机灵!”奶奶慈祥地对我说:“花儿正开,折了会疼的,等花儿败了,自己落了,奶奶给你做桐花麦饭。”我撅起小嘴对奶奶说“|不吃,不吃,难吃死了。”奶奶们就笑起来,满是皱纹的脸看起来特别灿烂。

梧桐花开过一段时间,就相继纷纷飘落,这时梧桐树下更加热闹。奶奶拿着盆子捡着刚落下的新鲜桐花,我和小伙伴们最高兴了,像蝴蝶一样一会这边一会那边,也帮忙拾着花儿,小手掬满了,就飞快地跑过去放进盆子,并对奶奶说:“奶奶,给我也串锁子。”奶奶就笑着说:“给,给,每个人都给。”每年桐花落时,奶奶都要做桐花麦饭。记得第一次奶奶用桐花做麦饭,我想这么漂亮的花儿一定好吃,我就迫不及待地舀了一大勺,刚入口就感觉一阵苦涩,我慌忙“呸呸 ……”的吐出口,惹得哥哥姐姐哈哈大笑。阿婆却说:“这么香,还嫌苦,在六一二年,树皮都没得吃。”反正我们兄妹几个都不吃,母亲尝一点,奶奶就送给邻里的其他奶奶,剩下的自己吃。梧桐花蒂是我们小女孩最钟爱的,午后,我们围在奶奶的周围,奶奶则用摘下的花蒂为我们用串锁子,红红的丝线,一个一个的串起,一会儿,我们每个人的胳膊上都戴上了相同的花锁子。剩下的花蒂,奶奶就穿成长长的一条一条的,那颜色、那样子像极了蛇,我和伙伴们人手一条,互相恐吓着、嬉闹着“蛇、蛇……”甜甜的笑声回荡在村间小道。

这就是小时的我吗? 这就是小时候的我。看起来是那样的纯真可爱,生活是那样的无忧无虑, 没有烦恼,仿佛一切都那样美好。

如今,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已人近中年,亲爱的奶奶已离去多年,相好的伙伴也很少相见;那无忧无虑的生活早已远离,而我那颗纯净的心早已被世俗侵蚀了。

看着眼前熟悉的梧桐花,沿着记忆的长河,我的心慢慢清澈。这回忆就像我的生活的食粮,不可或缺,我多想再回到儿时,在那梧桐花开的季节,找回我那段幸福而快乐的时光。  


Tag:梧桐

上一篇:闲话头发
下一篇:忆古会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