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年况味

2020-10-27分享


除夕的早晨,睁开惺忪睡眼,感觉光线格外亮堂。忙不迭的穿好衣服,雀跃着来到窗前,拉开帘子。啊,憧憬已久&ldquo...《过年况味

除夕的早晨,睁开惺忪睡眼,感觉光线格外亮堂。忙不迭的穿好衣服,雀跃着来到窗前,拉开帘子。啊,憧憬已久“雪天使”,终以无与伦比的静美,覆盖了我所在的城市。屋檐下,花坛上,枝叶间……抬眼望去,哪儿哪儿都是银光烁烁,哪儿哪儿都是素洁晶莹。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”令我惊喜的雪景终于出现!连忙呼老公,唤女儿,并拿出相机,一会站到南边的阳台、一会儿来到北边的窗前,将触目可及的旖旎妩媚的远景近色摄入镜头。

伫立窗前,风静雪止,我欣喜地微笑着与雪景对视,眼前幻化出一幕幕饶有情趣的景象:更深夜静之时,“雪天使”们以素裳翩然、澄明纤巧的容姿,氤氲出如梦似幻的仙境。她们摇曳着轻盈袅娜的身姿,妖娆出一季的沉香;她们单薄的身躯,前赴后继投入大地的怀抱,明净世人的心扉;她们神采奕奕,灵动生香、飘逸飞扬,雅韵依依!我仰视乳白色的浩瀚苍穹,禁不住从心灵深处发出喟叹:可爱的“雪天使”们,你们舞了一宿,为混沌世界披上了素洁银装,此刻,是中途休息还是悄然谢幕了呢?可知,我仍在期盼你们蹁跹的舞姿?

倏忽间,网友笑对寰尘那篇优美散文《雪落江南》,呈现于脑海。

“江南的雪很羞涩,是那种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的秀女样;不到冬天即将过去的时候,她是绝不会轻易显露自己的娇容的。

江南的雪很温柔,她从来都没有压倒一切的霸气;她知道自己只是江南风光的点缀,所以山还是那样青色如黛,水还是那样碧蓝似玉。

江南的雪很文雅,她来也悄悄,去也悄悄;不曾想要呼风唤雨,不曾想要凛冽刺骨,而且最喜欢在人们静静入睡的深夜,轻轻地柔柔地来去,雪落无声,雪走无痕。

江南的雪很秀气,雪落江南,你只能用“花”来形容;这儿一蓬,那儿一簇,连在一起,算得上花团锦簇,却绝对用不上“广袤”“雄浑”的字眼。

江南的雪很青春,忸怩中的那份轻盈,是妙龄少女的曼妙舞姿;卧在枝头上和着绿叶一同随风轻扬的风姿,绰约成满树的青春激扬,逗弄得矜持如我者也忍不住想鞠一捧这样的青春于手中。”

笑对寰尘已将雪赋予了如此神韵,描写如此贴切,俗笨如我,焉能写出更好的词句来描述此刻的雪景?尘,真正不好意思,借用啦!此刻,我还在想,那怀揣“一颗诗意的心,头上戴了一顶枣红色风帽,脖子上缠了一条淡灰色围巾”的你,在沅江边“俯身掬起一捧亮晶晶的江水”“雀跃在洁净无尘的鹅卵石上”,是怎样一番如诗如画的妙曼景致啊!还有,我那吟唱“雪心纯语”、爱雪成“痴”的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小姐姐雪纯,面对如此雪景,不知会发出怎样的感叹!我那些网名含“雪”的朋友,雪的传说、独钓寒雪、冰山雪峰、雪舞飞扬、风花雪月、北国雪绒花、雪中的寒梅、含雪、如雪、雪……一定都与雪特别有缘吧!

好想来一场雪中漫步!好想去赴一场雪梅之约!

忽然,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,医院通知因肝病住院却已请假回来和我们一起团圆的姐姐,赶去医院输血浆。因为血浆供应特紧,又极有时间限制,不可延迟。想想上午要去另住一处的父母那边准备年饭,下午还要赶回双峰老家陪婆婆过年,只得将“浪漫情怀”暂且搁置,让自己的思维回归凡尘烟火。用罢简单的早餐,便急匆匆和老公赶往父母那边。老公送姐姐去医院,我便开始为团圆年饭做准备。

系上围腰,戴上袖套,一阵悉悉索索的忙碌,丰盛的饭、菜、甜酒已然上桌。陪伴父母团年的,有我们小家三口,还有外甥小家三口,待老公将在医院输完血浆的姐姐接回,祥和温馨的团年大餐即正式拉开序幕。彼此简单的祝福,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心意。祝父母福寿绵长!祝姐姐尽快康复!祝外甥宏图大展!

饭毕,送姐姐回医院继续输液。我们也只得和父母依依相辞,赶往婆婆家。兴许太累,本来就习惯午睡的我,在车上沉沉睡了一觉。虽然,错过了品赏车窗外边的雪景雪韵,却让自己可以精神抖数投入下一轮“战斗”。

放下行囊,从婆婆手中接过刀柄和锅铲,年夜团圆餐的准备工作正式启动。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忙碌,大年夜团圆晚宴准备宣告就绪。伴随着响彻云霄的鞭炮声,祭拜完神灵和先祖,团圆晚宴才真正开始。大大的圆桌上,十余味佳肴罗列其上,五兄妹中除大妹一家未至外,共14人陪着婆婆共度佳节。喜庆之心、高兴之情、祝福之愿、希望之声,尽情演绎!

伴随着春晚的欢笑声,我不停的收到来自亲友们、同事们的新年祝福,那一则则趣味盎然、真挚深情的祝福短信,令我内心温馨而感动。于是,我也不断地向亲友们、朋友们传送着自己虔诚的、美好的新年祝福。

“炮竹声中一岁除。”新年的钟声敲响之际,宁静的乡村喜炮齐鸣,漆黑的夜空绽放着一簇簇七彩烟花。在震天价响的鞭炮声中,婆婆领着我们所有的晚辈,位列摆放在厅堂布满供品的供桌后面,遥望天地,虔诚跪拜。曾经,我总觉得这只是一种应付长辈的形式,从没去探究其丰厚的文化底蕴,这一刻,我虔诚地面对苍天大地跪拜时,对天地神灵从心底滋生了深深的敬畏,因为他们各司其职各负其责,才有了大千世界的美丽与和谐。天意不可违!人们祭拜天地神灵,不仅表达了自己的感恩之心,也表达了对美好生活的祝福和向往。

新春佳节来临,似乎很多人比我等更激动、迫切,因为整晚的鞭炮声都不曾间歇。迷迷糊糊中,迎来了新春第一天的晨曦。容不得半点慵懒,新春的早晨依然要祭拜神灵和先辈,饭菜照样需要丰盛。协同婆婆和老公做完了这一切后,前来恭贺新春的亲友、乡邻便络绎不绝。鞭炮迎送、发烟递糖是最基本的礼节。倘若来客时间充裕,愿就坐稍歇,则要热情以酒款待,也是我们这儿多年保留的风俗。我和老公除了协助婆婆迎来送往、接待陪伴客人之外,还要安排时间去给已故的先辈们上坟,给上年新故的亲友乡邻“烧新纸(钱)”,然后再去乡邻亲友家拜年。

在去给已故公公上坟的当儿,我悄悄的把相机带上了。返回的路上,山涧、树枝、田野、菜地、屋顶……那静静的、毛茸茸的雪蕊,深深的吸引了我。俯身掬起一捧雪花,用力地抛向天空,心情随之清澈而爽朗。极目望去,未融化的雪,就像仙女撒下的碎玉,遍布大地每一个角落,到处散发着银色的柔光;那一栋栋具有浓烈乡土气息的“别墅”顶上,依然覆盖着一层寸余厚的“雪被”,安静地与乳白色天空接壤,似乎还在等待更多的同伴;路边的山坡上,无以计数的松树,青翠茂盛,素洁的雪花静卧枝桠,晶莹剔透,松针穿过“雪被”向四方伸展,别有一番韵味;油菜地里,洁白的雪花与碧绿的油菜,就像一对对多情的恋人,相拥相依,彼此温暖,我似乎窥见到了仄仄寒雪里流淌出来的柔情蜜意;阡陌田野里,一丛丛清秀的绿草从洁白的雪花中钻出嫩头,随风微拂,几只肥鸭漫步期间,探寻着可口的食物,略显荒凉的旷野陡然现出无限生机……

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享受“风花雪月”,老公催我一起去亲戚家拜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因为婆家娘家都在同一个乡镇,要拜访的亲戚较多,而初二又必须回娄底陪伴我的父母,所以春节这天,我们拜年的任务特别繁重。两边的叔叔、舅舅、姑妈、姨妈等长辈家,平时疏于走动,春节是无论如何都得去拜访才行。好在有车,到傍晚,我们终于完成了这天的拜年任务。

第二天,我们回到娄底,可我依然没得轻闲,给亲友拜年还得继续,大批来娄底给父母拜年的客人需要好好接待。说心里话,每年春节这几天,都是我全年最最辛苦的几天,无论是将婆婆接来娄底过节,还是陪着父母一起回乡下过节,或许象今年这样,父母、婆婆两头兼顾着过节,都是如此,辛苦没商量!当然,还有比我更为辛苦的,那就是与我甘苦与共的老公。乐痴,加油!老公,加油!我为我们自己鼓劲。

2012年的新年就在这种忙忙碌碌中快快乐乐的度过着。虽然不乏辛苦,但更多的是享受幸福和喜悦。想想,在这么隆重而又喜庆的传统佳节里,能够陪伴婆婆和爸妈,能够一大家团团圆圆在一起,能够给平日里疏于走动的亲戚们送去祝福和关爱,能够给久违的亲朋好友、领导同事发个短信表达自己的祝福和牵念,这是一份多么了不起的幸福盛宴啊!更何况,除夕和春节,老天还送了我两份厚重的大礼:“雪天使”造访凡间,让喜庆的佳节平添了一番别样情趣;在深圳工作的最要好的大学同学俭来信,初三将来我家团聚,让我充满了温馨的期盼! 


Tag:过年 , 况味

上一篇:过年况味
下一篇:自己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