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镇之行

2020-06-28分享


一、沿途中国六大古镇,嘉兴占其二,分别为西塘、乌镇。客居嘉兴二载,未曾抽出空闲游逛乌镇,却有幸去过西塘几回。...《古镇之行

一、沿途

中国六大古镇,嘉兴占其二,分别为西塘、乌镇。客居嘉兴二载,未曾抽出空闲游逛乌镇,却有幸去过西塘几回。

西塘位于嘉善县境内,距嘉兴市区几十公里,不远也不尽。从嘉兴市汽车北站乘坐公交车,几十分钟即可到达,二十分钟左右一趟。当然如果是外地游客,可能路上会有颇多曲折,比如找不到汽车北站,或者错过最晚的班车。

去年国庆,同学自武汉来,期盼一览江南之美景。作为同学的我,乐于尽地主之谊,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当了一回向导。我们的其中一个目的地便是西塘。

许是国庆的缘故,旅客颇多。狭小的公交车内,人群摩肩接踵。每人一句若无其事的言语,便似将空气炸开了窝;但偏偏少人愿意安静。于是,喜欢热闹的口沫飞向了空中,溅起白色的花朵;喜欢安静的人蹙起眉头,面露不满之意。而我只是倚在公交的立杆上,目光落在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,与我的同学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

江南是一个梦,而古镇是梦里的花朵。要接近时,总会有些心里的涟漪。

几十分钟的路程,也许只是几句话的间隔。意识仍然停在北站蓝色的座椅上,身躯却被西塘镇的空气环绕。我们随着人群下了车,接着眼里便是一层云雾。眼前的景色即如大部分中国乡镇,不繁华,稍显破败。在灰色的建筑表面,我嗅不到梦里花朵的香味。我以为我们来错了地方,或者公交穿越了时空。直至许多服装朴素的人热情地询问是否需要引路服务,我才暗暗地相信,这个小地方藏着一个迷人的古镇。

古镇兴许很迷人,我始终如此认为。但,在到达古镇之前,却如西行取经之路,困难颇多。我们在巷弄里穿梭,在人群里徘徊,在退堂鼓想起几万遭时,终于在华灯初上的街道发现古镇的入口。入口是如此的渺小,仿若蚊子,确是轻易容易忽视的。

夜色下的入口漆黑之极,如若一张大嘴,不断倾吞三三两两的人群。人类长久以来是畏惧生命的离去,此刻的他们却去的毫不犹豫。我停了一会,许是在思索;而同学甩给我一个模糊的背影,留下进去的答案。我快步跟上去,却吸了一口凉风。

二、古镇

我们被入口“倾吞”,来到一条狭小的甬道。甬道宽不过一两米,仅容一辆人力三轮车通过。两侧是厚厚的墙壁,阻隔了里面的光亮,以及声音。行走其间,听不见什么活力,除了断续的对话;对话也是弱弱的,便似害怕什么,故意压低了声音。即便如此,偶然间鸡皮疙瘩也会在声音想起的刹那,爬上背脊。于是,呼吸加速,脚步加快,便想快速逃离这里,包括空气。

路总会有终点,无论是小路还是大路,真实的路还是虚拟的路。在时间催下几滴并不存在的汗水时,我们走至了甬道尽头,即一条小河流的岸边,看见了悬挂于屋梁的红灯笼。我在电视上,书本里,见过古老的建筑挂上灯笼的情景,却从未在现实里触及过。那仿佛是一个梦。如今站在梦里,觉得不真实,但偶尔掠过的微风轻易掸去了心头的不安,以及些微的恐惧。

在尽头站了会儿,我们便朝左边走去。

左边是一条古镇的巷弄,巷弄两边是狭小拥挤的店铺。店铺里的商品种类繁多,有纪念品,有特色日用品,以及各种小吃。店主们并不需要揽客,客人便已经挤满了店铺。客人大都从外地而来,趁着国庆放假,出门旅游。难得的机会,总是需要买些纪念品才觉得充实。走在其间,人群熙熙攘攘,买卖声音不绝于耳。于是,便不禁产生如此错觉:小镇的繁华,似乎在历史的更迭里上了一个台阶。其实,细细一想,又不全是如此。身在其中的我感受的更多是现实的浮躁。即使某一个妙龄女郎撑着油纸伞在雨天的巷弄彳亍徘徊,我也不会认为那是梦里的江南。一切即如我在看完王羲之《兰亭序》所感受的:兰亭有序,繁华无梦。

似乎一条巷弄很长,又似乎很短。在人群分叉的时候,我们只是随意选了一个方向。没走几步,便到了一座石板桥。在不长的记忆里,石板桥一直是神奇的东西——无须复杂的工艺,便可以支撑许久,直至历史的积淀压垮它的脊梁。我们迈起脚步,将我们显然轻微的重量施加于桥上。桥或许有呻吟,但它的背脊从未弯曲。于是我有点佩服它,或许在潜意识里,认为观赏的风景从来就不是那些表面的美丽。

我是如此想的。不过我无法左右我眼睛的思维——如果它有思维的话。不知时间沙漏滴落了多少紫色的沙粒,我们站在了桥的中央,或者说水流的上方。河流里的水当然很脏,但那不重要,因为黑夜里,看不清。城管坐在桥栏上,催促行人快点行走。众人只是假装加下速度,便又停下来,拍照,吹风。交通确实是拥挤的。但或许众人觉得许久不来一次,又如走马看花,确实不值。于是,大家便相约了厚脸皮,或者说,一起把正常的脸皮厚度往上提了十几公分。包括我。

我站在桥的中央,略微驼着背——在历史的面前,我显得过于渺小,而总是自卑。脚下的小河流蜿蜒至黑暗深处,留下诸如数学里常用的X——不确定答案的存在。我喜欢解方程,却无意了解小河流的调皮。小河流的两岸是一排排整齐的房子,纵然高矮不一。房子里溢出蛋白的灯光,在河水里洒落白色的花瓣。目睹之时,便有奔至河边捞起花瓣的冲动,而许久之前读过的猴子捞月的故事又是那么根深蒂固。所以最终只是扬起嘴角,将目光投向那些假装忽视的红灯笼。在我细细观察之前,我已经用眼角余光亵玩多回。我想,古镇的所有东西中,红色的灯笼有太多的意味,不仅仅是一种古代情景的再现。此刻的它们静静地悬挂着,但谁都知道,它里面的心在火热的燃烧着。建筑是冰冷的,桥梁是沉默的,流水是无情的,所以能交流历史的,似乎便是这看似沉默的灯笼了。

只是,显然,我听不懂它的言语。我只是在下桥的那一刻,多看了几眼。

桥的另一边,其实与来时的路去边不大,店铺只有一边有,而另一边是小河流水。

走过临河街道,逛完烟雨长廊,拐过几回弄角,不知不觉便到了一条颇具特色的街道——酒吧街。

酒吧街,顾名思义,就是酒吧云集的街道。行走其间,耳朵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嘶吼,几乎能震碎脆弱的灵魂。那些歌声纵然磁性十足,音也咬得颇准,但听起来总是怪怪的,以至于不太明白设立酒吧街的原因。纵然心里清楚,所有的规划都基于不破坏古镇及经济效益之上,但总归是不愿意去接受。在潜意识里,我已经把喧嚣作为破坏古镇的凶手,但偏偏世俗的人眼里只有建筑,只有看得见的文化。当然,不得不说,那些乱舞的霓虹灯很是漂亮,但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。

三、离去

酒吧街没细逛,不太喜欢;虽然听说“原创音乐酒吧”很不错,却也没有兴致进去。倒是门口那几个拉揽客人的哥们挺帅的。

许是白天逛了南湖,加之同学是女孩的原因,九时许,她便提出撤了。我也无意再逛。虽然没有走遍每一个角落,甚至许多的景点名都叫不上,但我觉得知足了。即如有时候想的那样,观赏景色,重要的是收获一些精神上的东西。实质上的景点,导游,或者炫耀的时候用得着。

如此,古镇之行便算结束了。当然,小河流蜿蜒至何处,我还是不知道。


Tag:古镇

上一篇:恋恋时光
下一篇:笔尖下的家园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