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的夏夜

2020-06-23分享


不逢故乡之夏夜,已将近十余年了。常常怀念故乡的夏夜,因为故乡夏夜的景致,不但在城市里早已成为遥远的绝唱,就是在...《故乡的夏夜

不逢故乡夏夜,已将近十余年了。

常常怀念故乡的夏夜,因为故乡夏夜的景致,不但在城市里早已成为遥远的绝唱,就是在我的故乡也早已没有了踪影。

故乡的夏夜,天总是蓝的,蓝得干净,蓝得纯粹,蓝得象一汪清泉。月亮呢则又圆又亮,让人不由得想起这样一句忧伤的歌词:“月亮出来亮汪汪,亮汪汪……”月光总是温柔地抚摸着大地上的一切,村庄、树木、田埂、庄稼沐浴在月光下,温温的、柔柔的、静静的,象笼着轻纱的梦。

我家的房子坐北朝南。月亮一出来,院子象镀了一层水银,变成一块银白色的大布。这时人们也就陆陆续续出来乘凉了。摇纸扇的、拿篾扇的、带蒲扇的,他们用扇子在地上扇一扇灰尘,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,自然男人一堆,女人一堆。男人们谈论着发生在村里外的大事以及种庄稼的心得。女人们则议论着家长里短。虽然这些女人们生活的范围只是娘家和婆家,但她们对方圆几十里,哪个人是什么秉性,哪个媳妇对婆婆不好,哪家有几个泡菜坛子,她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。浓浓的乡情就在她们琐屑的嘴里延续着。

我们小孩当然是做游戏,做丢手巾的游戏,做王婆婆卖狗的游戏,以及许许多多叫不出名目的游戏。那时候真快乐。我们象一群无忧无虑的小狗,不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是不肯休息的。大人们对我们也是非常宽松的,随你闹,睡觉时把门留着,想回屋睡就回屋睡,不回屋睡,睡外面也行,根本没那么多的管教。

如果没有月亮,天空繁星闪烁。那星星象被雪水擦拭过,特别明,特别亮,如钻石般耀眼。我曾经学张衡数过星星,可惜把眼睛数疼了,也没有数出来。我印象最深的是银河,星星是密密麻麻的挨着。当我开始注意到银河时,我也就听到了牛郎和织女的故事,当然和书上的大相径庭,也比书上的有趣得多。

我们还喜欢去捉萤火虫,我们喜欢那蓝荧荧的光,用罩布装起来,做成一个小灯笼,挂在蚊帐里,陪我们睡觉。萤火虫喜欢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地方,记得有一次,我捉到一只大萤火虫,高兴得差点栽到水田里。但自我们懂事后,再也没有伤害过这些善良的、弱小的小精灵。

如果天太热,我们就把席子拿出来,睡在院子里。微风轻送,空气中混和着不知名的花香,青蛙“呱呱”的叫着,蝉低低的唱着,溪水潺潺的流着,一切是那么静谧,又是那么热闹。慢慢地,眼前的一切都朦胧起来,觉得自己小小的身子象被一双巨大的手托着,飘浮在空中,自己也就在一种眩晕中慢慢地进入梦乡……

去年夏天,送身患重病久治不愈的父亲回到故乡。晚上坐在院子里乘凉。天还是那个天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,但院子是寂寞的,因为人们都窝在屋里看电视。田野是寂寞的,因为农药的滥用,致使一切昆虫都绝迹了。我也是寂寞的,因为人们都红着眼睛去看豪宅、名车、华服去了,只有我坐在这里,怀念泥土、怀念清风、怀念明月。


Tag:故乡 , 夏夜

下一篇:必须微笑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