担个日头回家

2020-05-17分享

我和弟弟抬着一塑料桶柴油,追着日头往西边赶。日头矮矮的,从弟弟的棉帽上,滚到他窄溜溜的肩上。赶累了,弟弟蹲下来...《担个日头回家

我和弟弟抬着一塑料桶柴油,追着日头往西边赶。日头矮矮的,从弟弟的棉帽上,滚到他窄溜溜的肩上。

赶累了,弟弟蹲下来,把担子的一头撂在雪地上。日头从弟弟斜下去的担子那头,滚到了雪丘背后,像一个茸茸的毛线球,被几棵野柳拦住,在野柳枝挂了一下,就一骨碌扎进了雪窝子里,拦也拦不住。

家里的油灯,已经有几个月不亮了,就等着柴油点灯。

桶底最后一点柴油,被爹爹滴进了马灯里,只在夜里去羊圈看分娩的母羊时,才点一小会儿,然后又很快地被爹爹吹灭。他说,夜里没有了煤油灯,就等于没有了眼睛。

那是大人的说法,小孩子在没有灯的夜里,照样能找到乐子。

黑地里

夜里,我和弟弟就着月光做游戏,或者在墙上玩手影戏。做这些的时候,我们早就把耳朵竖在外面了,不等窗根底下邻居家的大个子阿里木那声短促的呼哨声落地,就会有十几个人集合在院子里。

黑黢黢的院子里,从羊圈、驴圈、狗棚子边上、小仓房里摸黑找到躲藏的伙伴,每回都会爆出一连串惊喜的大呼小叫。

没有谁会因为黑就辨不清方向,更不会磕伤头脚。大家熟悉驴圈里驴槽子的位置,知道哪根木柱子松动了,要绕过去,知道从木头梯子的底端上去,要抓住哪一根椽子斜出的枝桠,才不会一不小心从只盖了些茅草和干树枝的驴圈顶上掉进圈里。从那个漏顶的树枝缝里,可以看到受惊吓的驴子在圈里晃动的黑影子。

羊圈里一般是不会去躲藏的,胆小的羊一看有人进来,就像看到狼来了,全都躲在一边,把想藏进羊堆里的人晾在光地里。胆小的羊不会念着我和弟弟整日拔草喂它们,就给我们面子。

羊圈外的草垛上是藏身的好地方。把麦秸、棉花秆往身上一苫,在里面打会儿盹,等来找的人不耐烦了再出来也不晚。

狗棚子边上放着那驾放荒好几年,木头车辕快要发芽的马车,马车下面可以躲两三个人,但只有我和弟弟躲进去,我家的大黄狗才不吭声,别人家的孩子是不敢藏进去的。

就是有人发现,也不敢到车下面来抓,旁边拴着大黄狗,来人要把距离放到狗的铁链子那么长,在一边等我们不慌不忙地从车底爬出来。

我和弟弟在自家院子里,不愁找不到藏身的地方。特别是那间没有窗户的小仓房,只要躲进去,来人就是把每个角落挨个摸过来,也不会被摸到,因为先进去的人眼睛是亮的,后进来的人眼睛就像瞎了一样,躲在那里看别人四处乱摸,最后忍不住要笑出声的。一笑,你就亮得跟灯似的,就是真的瞎子,也能一把就把你从黑房子里揪出来。

魏家庄

我们在太阳收回洒在雪窝子里的最后一点碎光前,抢着走完了一半的路程。弟弟回头朝我看了一眼,撂下担子的那头说:“姐,我的腿累累的,没有力气。”他乞求地把眼光投向不远处一丛灰白色的树窝子,那里是魏家庄。

爹爹带着我和弟弟住过魏家庄魏皮匠家。他们家有一排气派的平房,还有一排比平房还要气派的儿子,一共九个。爹爹给魏皮匠的八个儿子做过结婚的衣服,当然也给他的八个儿媳做过嫁衣。

我给弟弟打气:“我们晚上就住到魏皮匠,再加把劲!”弟弟使劲点点头,然后蹲下身去,抬起了柴油桶。

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了魏家庄。

迎接我们的是魏皮匠家的狗,它叫了几声,过来嗅嗅我和弟弟,围着柴油桶转了一圈,甩甩尾巴走开了。

魏皮匠最小的儿子一掀棉门帘走出来,从屋内带出一股热热的雾气,我闻得出那时揪面的葱蒜味道,飘着魏皮匠特有的熟羊皮的膳味,每次我跟爹爹住几天回去,身上都沾了这股味,我家的大黄狗老远看到亲热地扑上来,嗅到这股陌生的气味,每次都会用奇怪的眼光打量我们。

魏皮匠家装了电灯,照得屋里明晃晃的,像是白天。

我看见弟弟吃饭的时候,圆圆的眼睛里拴了两个小灯泡。弟弟也扭过头小声地叫:“姐,你的两只眼睛里挂了两只灯泡。”

吃饱了肚子,弟弟央求魏老九:“夜里我们到院子里捉迷藏。”

魏老九笑笑,摸摸弟弟的头:“捉迷藏鞋子会湿掉,明天一早就赶不成路了。”

魏老九打开了一个电匣子,里面黑白的小人都是活动的,会唱会跳。我们对着那些个活动的小人傻坐了半个晚上。

夜里弟弟爬进了被窝还在嘟哝:“黑匣子那么好看,难怪九哥不跟我们捉迷藏。”

我拍拍弟弟的脑袋:“睡一觉,日头就出来了”。

“我要日头 ,不要电灯。”弟弟说完就打起了鼾。

担日头

早上睁开眼睛,日头明晃晃地趴在窗户上,探着头在催我们上路。

魏老九已经从锅里捡出热腾腾的玉米面馒头端到桌上。我和弟弟抹了把脸,一人捧了一个热馒头,就去找昨晚放在门背后抬柴油的木担子。魏老九冲我们笑笑,自个儿提起柴油桶子,一掀门帘,大步跨到了院子里。

我提了担子,拉着弟弟,一路追着魏老九在雪地里踩出的大脚窝跑。等我和弟弟把馒头丢进了肚子,魏老九的身影在很远的地方晃动着,只有一个小麻雀那么大。

我们在一片坟地里追上了魏老九。他立在坟地中间的雪路上等我们,见我们呼着热腾腾的白哈气跑上来,就弓下身子冲我们笑。

“过了那片坟地就是运河,从结冰的运河上走过去,大梁坡村就不远了”。顺着魏老九手指的地方看过去,能看村口的那棵老榆树。

魏老九停在原地不走了,他看着我们抬着油桶走出坟地老远,还立在坟地中间朝这边招手。直到我们下了运河堤坝,从冰面上一边走一边滑到了对岸,魏老九的影子才往回去的方向慢慢移动。

弟弟说:“九哥有小匣子,就不捉迷藏了,鞋子也不会湿掉了。姐姐,我喜欢鞋子湿掉,夜里爹爹帮着我们烤。”其实我心里头也这么想,弟弟走在前面,看不见我点头。

“姐姐,昨个天黑我们经过了那个坟地了吗?”

“黑地有黑地的好处,黑地里,坟头也只是些矮矮的雪丘,没啥了不起。”我哄弟弟。

弟弟说:“我们朝着村庄走,日头也跟着我们回大梁坡,姐姐,日头肯定欢喜呆在大梁坡,不欢喜呆在魏家庄。”

“嗯。昨天我们快走到魏家庄,日头就藏进雪地里了。魏家庄有电灯,我们村没有,我们村有日头就行。”我应着声,换了个肩膀,日头从担子的左边移到了右边。

“对,日头出来,我们就去放羊,等日头睡了,我们就捉迷藏。”弟弟在前面看着那棵老榆树一路小跑。

我在后面护着柴油桶,它是我们担在担子上的日头,我生怕弟弟把它摇落了。

我跟弟弟说:“走稳了,咱们把日头担回家去。”

弟弟把小肩耸得高高的,冻得通红的手一甩一甩的。我在后面嘻嘻地笑,日头在担子上也乐得一颠一颠的。


Tag:担个 , 日头 , 回家
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