缘缘劫劫皆宿定

2020-06-29分享


{壹}四海八荒境内,没人不知道远古上神洛辞暮的大名。但凡走至哪里,皆能从各路神仙口中得悉他们对洛辞暮上神的褒...《缘缘劫劫皆宿定

{壹}

四海八荒境内,没人不知道远古上神洛辞暮的大名。但凡走至哪里,皆能从各路神仙口中得悉他们对洛辞暮上神的褒奖和崇拜。

据说,此人是四海八荒的一个神话,他不仅长相极好,法术高强,更拥有探知过去、预知未来的能力。而且,无论什么时候,他都着一身白衫,给人一种干净,朴实无华的感觉。

但,却很少人见到他笑的样子,特别是在鸢尾花神妃青鸾嫁给洛辞暮的堂哥柳轻安后,他便变得更加沉默寡言。明眼人都知道,洛辞暮和妃青鸾两情相悦,偏偏,半路又杀出个柳轻安出来,以天帝之子的名义将妃青鸾要了去。纵然洛辞暮心有不悦,却也无可奈何。

由此,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嫁作他人妻。而妃青鸾,自嫁给洛轻安后,就与洛辞暮断了联系。

后来,没过多久,妃青鸾生下了一女婴,取名柳婉心。期间,洛辞暮没忍住心里的想念,便去探望过一次,而说来也巧,柳婉心很是喜欢黏着洛辞暮,一见洛辞暮要走,小嘴巴顿时扁了下去,一副委屈得我见尤怜的模样,倒是惹得洛辞暮笑出了声。

自打那以后,洛辞暮整个人柔和了一层,也便时不时地跑去逗弄柳婉心。妃青鸾眼见于此,只是淡笑了一下,那时,她在想,也罢,我欠你的,我女儿终归会替我偿还的。怕是连你都未来得及参悟出,日后你和她之间,必将羁绊。

{贰}

日子就这样闲适得过着,洛辞暮依旧每天习惯了往柳婉心那里跑,很快,就要迎来柳婉心的一岁生辰。

接下来的这几天,洛辞暮却奇怪地没去带柳婉心,而是把自己关在屋里面,安静地在想着该送予柳婉心一份什么样的礼物。

或许一切安静的氛围下,实则暗藏着无数的惊险。柳婉心生辰前夕,突然天呈异象,暗云汹涌,洛辞暮心中似乎略有不安,便掐指一算,果不其然,其刹那间煞白的一张脸已说明了事实的严重性。于是,他匆匆赶往柳婉心住的地方,恰好见到,仙魔两界已交上手。

迫不及待地,洛辞暮将柳婉心紧紧护在怀中,然后,与妃青鸾等神一起并肩而战。谁知,妃青鸾一看到洛辞暮,就冲他大声呼喊,“辞暮,你快带心儿走,这里有我们挡着。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,她纯真的个性并不适合生存在尔虞我诈的世界里,你那么宠爱她,一定不希望她与我一样,被肩上的使命剥夺了自由和快乐。快,带心儿走。”

洛辞暮只觉得心上一痛,是啊,心儿还如此年幼,怎么承受如此命格,对,带她走,带她去一个没有人找到的地方,过平凡人的生活

如此想着,洛辞暮抱着柳婉心飞出了天际头,在一处名为红鸾山的地方落脚。至于妃青鸾和柳轻安,为了彻底地压制魔界之王,不惜耗尽法力,将魔界之王镇入湖底,终于,仙魔两界恢复安宁。

{三}

从此,洛辞暮与柳婉心相依为命。

十八年后,柳婉心出落得亭亭玉立,落落大方,举手投足间,都具有着雍荣华贵的气质。而洛辞暮,依旧俊朗如昔。

而每天,他们两人之间都会上演一出戏剧。

“阿暮,你又发呆了。”

“心儿,没大没小的,我是你的叔叔,你岂可叫我阿暮。”

“不嘛,阿暮,我喜欢叫你阿暮,我才不要你做我的叔叔,我要你娶我。”

“心儿,你乖,你这么年轻漂亮,我都活了几万岁了,你让我老牛吃嫩草,不是让我难堪么?”

“阿暮,阿暮暮,我才不介意你我之间的差距呢,我就是想嫁给你,我就是喜欢你,你敢说,你不喜欢我。”

“心儿,你知道的,你是我刻在骨子里的人,我怎么会不喜欢你,只是如今,我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你,永远地开心下去。”

“阿暮,我知道,我听你话,我会好好地幸福下去,但是前提是,你不能离开我。”

“好,不离开。”

{四}

很多事情,总是不如人意,前一刻还说着生死不离的话语,这一刻,却面临着生死别离。

当魔界之王复活,发动妖兵,再次暴乱天际的时候,洛辞暮便知道,无论如何扭转天命,柳婉心终究要肩负起身上的使命,维护三界秩序。

“心儿,我有一件事情,忘了告诉你。”

“阿暮,你不用再言明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。我母亲是鸢尾花上神,肩负着维护天界安定的使命,而我,自然也躲不过。”

“嗯,没想到,魔界之王的生命力如此之强,为今之计,要拯救苍生,只能靠你我二人齐心协力。”

“事不宜迟,走吧。”

{五}

看着面前一袭火红衣衫的婉心,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凝重,洛辞暮心中,就如万千只蚂蚁爬过,嗜入骨髓的痛。

其实洛辞暮早已料到,婉心会重蹈她母亲的覆辙,因而,为了挽救婉心的性命,洛辞暮不得已催动毁灭之术,却怎料到,婉心先他一步,挥动手中的法杖,发出凌厉的招式,攻击魔界之王,奈何,婉心溃败,身子飞出老远,口吐妖冶色的血液,一时间,恍惚了洛辞暮的眼。

再不容洛辞暮细想,他招招逼近魔界妖王,最后,趁魔王闪神之间,洛辞暮使出毁灭之术,将魔王的元神彻底击败。而洛辞暮,因擅用此术,损耗了多半的灵力。

最后,凭着仅剩的一丝灵力,洛辞暮颤颤巍巍地走到婉心的身边,抱起她,纵身跃下。

“心儿,无论天上人间,我早已说过,我要还你一片安稳天下。”

{六}

人间,几度春华。

洛辞暮带着前世的记忆投在了一处富庶的商宦之家,为的不过是更好地寻找他生命中的那朵美丽的鸢尾花。

恰逢腊月初八,长安街上到处一片喧哗。洛辞暮百无聊赖地在街上闲晃着,却偶然,遇见一额间镶嵌着一朵鸢尾花的女子,正执笔写画。一时激情,洛辞暮风风火火地冲上去,却突然和她错身无话。

几经辗转,洛辞暮托人打听此女子的消息,没想到,她也叫柳婉心。后来洛辞暮经常借故跑去柳婉心家,一来二往,两人对上了眼,便要论及婚嫁。

只是事情往往不由他,成亲当日,洛辞暮和着迎亲队伍前往婉心家中接亲,却没想到,正遇上城中另一家有权有势的公子哥将婉心强拽上马。

一时怒急,洛辞暮挥剑相向,那男子见有危险而来,忙将婉心拉至身前,那剑,凶猛地插进婉心的心脏。刹那,那男子吓呆了,忙和着奴才逃之夭夭。而柳婉心,此刻,直直地栽倒在洛辞暮的怀中,眼睛睁得老大。而她本着了一袭大红嫁衣,后再加上血的渲染,更显得凄美。

“啊啊啊啊”洛辞暮因错手杀了心爱的女子,情绪疯狂,对着门边的柳树肆意的砍伐,遂,疲惫,陷入黑暗的挣扎中去。

{七}

“究竟为何事情会演变成这样,为什么为什么,不管前世,还是今生,心儿,我们都要遭受如此大的磨难呢?”洛辞暮站在柳婉心的坟边,神情淡漠,但眼睛里的血丝,却出卖了他的难过。

因为一直没想明白这个问题,此后,洛辞暮天天都会来这里看她,给她讲笑话,对她说情话。

终究,洛辞暮捱不过思念的打扰,情绪愈发不在状态。

而当洛辞暮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,他才知道,原来,鸢尾花生来就被诅咒,所以,不论她是神仙也好,凡人也罢,但凡接触情爱,始终难逃她的命格。

“心儿,若我早放下,或许,你的结局便不同了吧。”

文 / 终离落 .


Tag:缘缘 , 劫劫 , 宿定
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