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种子

2020-06-29分享


寻种子重庆市一个工厂的采购员名叫孟青松,28岁。他身材魁梧,一表人材,是重庆市的美男子。一日他带着2万元...《寻种子

种子

重庆市一个工厂的采购员名叫孟青松,28 岁。他身材魁梧,一表人材,是重庆市的美男子。一日他带着2 万元钱去外省采购物品。刚一下车就被两个男女拉住,那两个男女一齐道:“走到我们家去。”孟青松吓出一身冷汗,满以为是贼人要想窃他身上的钱。两个男女把他拖上火车,两男女一边坐一个,把他卡在当中。火车开到汉口车站,那两个男女又把他拖下车,喊来一辆专车把他载到临江路停车了。那两个男女道:“走,到我们家里去耍”。于是,两个男女一个拖,一个推,把他拖进了一座住房里。屋里布置得十分漂亮,地下都是垫起地毯的。进屋后,那男子就走了,那女子摆上酒宴,把他安在上方。女子与他并肩坐着道:“既来之,则安之,我们不会害你的。你贵姓,叫什么名字,家住哪里?”孟青松道:“我姓孟,名叫青松,家住重庆市。”女子道:“我叫张玉梅,家住武汉市。这里我向你明说:我的爱人叫陈秋培,他是工程师。我俩刚结婚半月,一个孩子都没有,他的生殖器官就被机器扎毁了。组织上批准我们夫妇生个孩子,可是他失掉了生育能力,因此,我俩寻遍了几州几县,独独瞧上了你,特请你来给我们传个孩子,我们会感谢你的。”说到此,张玉梅的美丽而娇嫩的脸蛋上显得发红而羞愧。孟青松道:“原来是这个原因,我在不明真相之前,可把我吓了一尖跳:我是工厂的采购员,身上带了2 万元钱到外地采购物品,突然遇着那种情况,不怕的都是野人。既然你们是真心诚意,我向你打包票:这个甜差我愿去,这个工作我与你做得好,包你生个贵子,贵子长大做高官。”

他俩吃了饭后,张玉梅把孟青松领进浴室洗浴后便进卧室睡觉。在床上,张玉梅吟诗一首讨口封:

“半山腰上一水田,水田荒了两三年。

今逢耕夫来耕种,天赐贵子天赐缘。”

孟青松也吟诗一首赠封:

“桃花开放雨露浓,阴阳相配现霓虹。

但愿今宵双胎中,生得一凤又一龙。”

张玉梅听见此诗满意地道:“郎君封赠得好。你真是才貌俱佳的奇男子,我们有缘千里来相会,我同你共枕几夜,是三生有幸,前世有缘”。青春年少的张玉梅,一向旷了性生活,今宵梦着一个健全的美男子,舒服极了:如鱼得水,如海来龙,旱地逢甘雨,禾苗挂露珠,无限欢乐,十分恋爱……

张玉梅是一个善良女子,当她新婚喜气还在眉梢儿挂的时候,机器就扎毁了她爱人的阴茎。她可恨无情的机器抓走了夫的生殖器,但她不忍心抛弃那无阴茎的残缺人。玉梅的爱人陈秋培自从受残已来十分苦恼和悲伤。他虽然钱多,娶得良美之妻,但自己失掉了最宝贵,最快乐的器官,叫他如何不悲伤。他在日记本上写道:

“浓烟滚滚似残云,可恨机车太无情。

抓掉我的生殖器,绝我快乐与根茎。

爹娘生我很完整,五行对我不公平。

我非太监守宫女,为啥废我的下阴。”

张玉梅看见上面那首诗大哭一场。秋培对玉梅说:“玉梅呀,我俩虽有真诚的爱情,可是我已经成了“太监”,我不忍心让您守活寡,绝根茎,我们离婚吧,您去另找一个健全的男朋友”。玉梅道:“我是一个有良心的中国妇女,您成了“太监”我也不忍心离您,我俩有真诚的爱情,我要与您做一辈子的忠实勤务员”。他俩互相抱着哭了一场,最后决定去寻一个优良的男子来传后代。

玉梅与青松同餐共枕地住了半月,因青松有公事在身,要走得忙,玉梅再三留他多住几天也留不住。玉梅已知自己已经中胎,便让他去。临行时,玉梅拿出五万无钱给孟青松,他不肯收,他道:“世上男女相交,只有男丢钱,怎能填起磨心护上扇。”玉梅道:“天上下雨地得恩,天降雨露地有情,我们应当感谢您,您领个情吧。我们对您没有别的要求,只要求您给我们保密。今后您可以来耍,让我俩做一对隔山隔水情不隔的遥远夫妻”。孟青松只好收下了钱,他感恩不尽,临行之时他拿出新日记本,在日记本上写诗一首赠送玉梅诗曰:

“一簇浮萍随风浪,云天海外遇海棠。

哪怕巫山银河隔,情似长江连海洋。”

玉梅把诗看完,将诗本在自己的心窝上贴了一下再揣进荷包里,再掏出日记本写诗一首相赠诗曰:

“一只鸳鸯空中翔,彩虹搭桥度凤凰。

郎君赐我龙凤种,乾坤万古福禄长。”

青松收下诗本将诗本在心窝上贴了一下再放进包包里,便辞别而去。他俩就这样藕断丝连地分别了。

却说孟青松回到单位何如?有诗曰:

“丹桂吐芳下汉州,一滴精种换金瓯。

桃花入运喜又喜,祸事临头忧而忧。”

孟青松把五万元钱拿回家里修高楼大厦,大振家兴,成了暴发户,引起他人怀疑。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,造反派的头头们把他抓去批斗。头头们道:“你这小小的采购员,一月工资几十元,除了穿衣吃饭,哪里还有那么多钱?不是贪污来的,便是偷来的,抢来的。你老实交待,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?”孟青松就是不说。头头们把孟青松的衣服脱了,用绳子把他系来吊起,用竹片抽打他,打得他皮开肉绽,鲜血直流,死去活来,他也不说。他心里暗暗下决心:“我宁肯舍命,也要为情人保密”。孟青松在梁上吊了一天一夜都不说,单位上的干部来劝他说,他也不说,其父母,妻子来劝他说,他还是不说。县委工作组的人来把他放下来,松了绑,叫他说。他道:“我说实况,必须依从我两条,第一要保密,第二要落实政策”。工作组的人道:“我们完全依从你的要求,你只管实说”。孟青松把他到外省采购物品,遇张玉梅相邀送钱的经过向工作组的人员谈了。工作组到张玉梅家里调查,工作组的人员问张玉梅有不有那件事?张玉梅道:“有这回事,是我给他的钱,他的钱用完了吗,我再给他寄两万元去”。此后工作组把孟青松解放了。

孟青松把自己回家后受打击的情形写信告诉了张玉梅,张玉梅见信后哭了一场。此时玉梅已生下双胞胎、一男一女,都晓得笑了,长得逗人爱。正应孟青松的赠诗:一凤一龙。张玉梅又给孟青松寄了2 万元钱去,并叫他去耍。从此后,他俩成了隔山隔水情不隔的遥远夫妻,有如银河两岸的牛郎织女。

后来张玉梅的一对儿女都考上高等大学,男的做了高官,女的也当上大官夫人。张玉梅当上了老太婆,陈秋培当上了老太爷;孟青松却当了真正的异乡“加班”老太爷。


Tag:种子
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