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

2020-08-15分享


今日看《吕氏春秋》,有个故事,以嫁女,偷婆家东西,事败,休。觉得她蠢得可怜,可我又想到一个人。她说自己前二十年...《生活

今日看《吕氏春秋》,有个故事,以嫁女,偷婆家东西,事败,休。觉得她蠢得可怜,可我又想到一个人。她说自己前二十年是猪栏里的猪,后二十年是屋里的贼。

前世扮鬼

她没有文化,中学大门都没踏进过。但她是个干活的料儿,屋里屋外的样样不落。本应是说媒的挤都挤不走,但不知怎么,她成了老姑娘,无人问津。过路的人,干零活的人,卖小货的人,大家好奇了起来。

有人猜她一张阴阳脸,见过的都摇头;有人说她准一口补丁牙,听到的都说那是一口美牙;也有人说,这么大年纪不呆就傻,很多大娘就说那孩子精着呢。她的心,就像十五的月亮,高高悬着。早上爹打扮的好好出门,晚上气急败坏的回来。她与病重的娘依偎着,发呆着。

今生做贼

她嫁到了很远的村落,婆家是殷实的农户。她不爱说话,阴着一张脸,铁青铁青的。她很少与公婆犟嘴,也不与妯娌算计。蛮得大家欢喜,唯一不足的是。

就是经常回娘家,每回都大包大包的往家划拉。由于家里人比较好说话,她有时甚至不与他说。只知道她早上匆匆的回,晚上匆匆的归。一到家就倦倦的躺在炕上,打起了震天的呼噜。

有了孩子,他领孩子回娘家时,从不让孩子要父母的钱。而是将兜里的钱留在炕沿,就拽着娃走了。

呜呼,来世呢?谁又会摊上这样的家呢?


Tag:生活

上一篇:老槐树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