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,停过?

2020-07-23分享


斑驳的屋檐,久经风霜的墙壁,青苔肆意地攀爬着。老人拄着拐杖坐在竹椅上,炉子上的水扑腾扑腾地翻滚着,他好像没听见...《雪,停过?

斑驳的屋檐,久经风霜的墙壁,青苔肆意地攀爬着。老人拄着拐杖坐在竹椅上,炉子上的水扑腾扑腾地翻滚着,他好像没听见似的,目光呆滞地看着冬季吹来的雪花,那台老式木钟有气无力的晃动着,滴答,滴答……

嘘……老人睡着了。

一梦回首

那大概是在50年前的一个早晨,老人年轻时候的年代,他怀揣着梦想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打拼,他早早地起床,拿着一个泛黄的馒头,穿过一条少有洁净,还稍有异味的小巷,急匆匆地来到电车的停靠点。

不大的车子慢悠悠地开了过来,一大群乘客就像狼见到羊似得,一股不安正在骚动。车子停了,门还没有开,人群就像被丢了一颗炸弹,顿时乱成一片。其实,人还是那群人,什么都没有变。门开了,此时更乱了,真的像狼扑向羊一般,那样的如饥似渴,一会儿子功夫车厢就被塞得满满的,男的女的,老的少的就像一锅粥一样黏在了一起,几个抢到座位的正安逸地坐着,似乎很享受这一刻。

渐渐地,车子动了,咦?这次不仅仅只有车子开动的声音,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别的,让我好好听听,哦!原来还有小孩儿的哭声,人与人之间的抱怨声,还有吃东西时发出的咀嚼声。哎!还真是五花八门齐聚一堂啊!

吭哧吭哧……车子到站了,人们又推推攘攘地下了车。哇!车子到底被怎么了,干净整洁的车厢铺上了垃圾地毯,似乎还被喷了一点淡淡的臭香水。

就这样,年轻时的老人习以为常地消失在了人潮中,一切感觉都是那么顺其自然,真的。

再梦今朝

又是50年的光景,老人不再年轻了,他真的是老了,同样的一个早晨,他拿了一个馒头,慢悠悠地穿过那条清新而又整洁的巷子,还是那个站台,还是有那么多的人,但这次变了,人群中有说有笑,还不缺小孩子的打打闹闹。嘟嘟嘟……公交车来了,但此时,再也找不到以前的不安,人们挨个进了车,没有争抢,没有抱怨,年轻人让着老人入座,小孩子依旧那么调皮,在这个不大的车厢里玩闹。老人淡淡的看着窗外的一条横幅:

“文明礼仪之花盛开之季,何愁人间缺爱少美”。渐渐地,老人面无表情的面庞张开了久违的笑容。

车子到站了,老人下了车,临下车前,他又看了一眼车厢,他又笑了,真的,笑的蛮开心的。

还是那个破旧的房间,不知何时,老人手中的拐杖已躺在了地上,炉子上的水不再翻腾了,那台钟也睡着了。

梦,好像还在做;雪……好像,不下了?


Tag:
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